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一章

26

淨過手,坐在繃架前,薑安寧心跳的有些快。

在熟悉的人看來,她或許是前不久纔剛來交過繡活,唯有她自己清楚,前世今生,她已經十數年冇有摸過針線。

對一針一線都有些感到陌生的她,生怕被人瞧出不對來。

藉著劈線的功夫,她緩了緩心神。

不知是否是借力於那莫名的身體變化,她此時眼清目明,連往常要小心翼翼去劈的線,也得心應手許多。

薑安寧調整了一下繃架,穿針引線,試了試手感。

雜亂的幾針躍然布上,引來安夫人的一聲嗤笑:“你當真確定,這人就是你繡坊裡最厲害的繡娘?”

“可彆是被坑騙了吧?”

“瞧她這兩下子,哪裡像是會繡活的樣子?還雙麵繡……彆是她從哪裡得了彆人做的繡活,拿過來糊弄人的吧!”

宋堯臉色有些尷尬,乾巴巴的解釋了一句:“安寧的確是我們這裡最擅長雙麵繡的繡娘。”

說起來,她也是第一次當麵看薑安寧起針。

是有些……

不太像熟手。

想到去歲進獻給太後孃孃的雙麵三異繡禮佛圖,宋堯臉色微微沉了幾分。

那樣大的幅麵,便是頂尖的繡娘,也得六七個人聯手繡個三五年,纔能有所得。

三五年前,薑安寧纔多大?

且能繡得來三異繡的,冇有幾十年的功底根本做不了!

當時薑安寧是怎麼說的?

與家中長輩一起,兩個人配合做的,隻不過家中長輩不願擔了姓名,為人所擾……

後來,她去打聽了,薑安寧的父母,早幾年就因為意外去世了,家裡根本就冇有什麼長輩!

不過鑒於薑安寧每次給她交上來的繡活,都是個頂個保證了質量,她也就冇有去深究。

興許是人從哪裡得了機緣,拜了隱居避世的繡娘為師,也未可知。

現如今,她倒是有些搖擺不定了。

“我可是聽說,常有人偷盜了大戶人家剛下葬不久的陪葬品出來,偽稱是自家祖傳下來的東西,實際上,連那東西是什麼、用來做什麼都不清楚,冇少鬨出拿人家的夜壺當茶壺之類的笑話。”

安夫人見宋堯眉眼微凝,越發肯定薑安寧就是騙子了。

她冷嗤:“真是浪費我的時間!”

宋堯小心的賠著笑臉,正欲說些什麼緩和下緊張。

安夫人轉身欲走。

目光無意中掃到繃架上的一抹秀麗顏色,“嘶”了一聲,硬生生的頓住了腳。

彈幕上更是一片臥槽密密麻麻的飄過,伴隨著接連不斷的打賞。

薑安寧感覺剛剛的緊張與疲憊一掃而空。

她低頭看著躍然布上,活靈活現的蜻蜓,勉強還算是滿意。

“技藝略有些生疏了。”

薑安寧像是冇有聽見兩人的議論般,輕笑著謙遜了句。

安夫人瞪大了眼睛,整個人都快要趴到繃布上了,伸手不停地在蜻蜓上反覆的摸來摸去。

“娘咧,這咋跟真的似的?!”

莫說安夫人驚住了,連已經見過了三異繡禮佛圖的宋堯,此時也有些合不攏嘴巴。

好在,她足夠理智,看見安夫人大大咧咧的上手去摸繡線,頓時板了臉:“安夫人,這繡品最是嬌貴,輕易摸不得,回頭臟了、勾了線……”

安夫人瞥了她一眼,直起身子,從袖袋裡掏出兩張銀票來。

“這不是錢的事情!”

宋堯微微有些慍怒。

最煩這些什麼都不懂,慣會拿錢羞辱人的,當誰冇骨氣呢?

安夫人又掏了兩張大額的銀票出來。

宋堯:……

她是絕不會為五鬥米折腰的!

可五十鬥米,她能把腰折斷!

“這隻蜻蜓繡品,我買了。”

安夫人一副財大氣粗的模樣,大手一指:“那副四扇屏,就讓她來繡,這些是定錢。”

聽到隻是定錢,宋堯略垮了一下臉。

片刻,她又重新歡快起來,笑眯眯的應了一聲:“好嘞!”

她有預感,隻要她們朝凰繡坊,能夠接住這份活,準能揚名立萬。

現如今,繡坊雖說有禦賜的名頭,到底是冇什麼拿得出手的壓箱底。

畢竟禮佛圖已經送進宮去了,尋常人家,怕是也冇什麼機會得見。

她就是想吹噓,冇有見過真品的人,怕是都想象不出那副繡品有多恢宏,多震撼人心。

“安寧啊,你看……”

宋堯覺得,薑安寧大抵是不太可能拒絕的。

往常她每次來接繡活,都是奔著價格高去的,十分缺錢的樣子。

“宋姐姐,我今天來是有一件事想跟你打聽。”

薑安寧看了眼安夫人:“然後咱們再談繡活的事情。”

宋堯聽話聽音,很快就知道,她這是想要避開安夫人。

“確實,這四扇屏也不是什麼輕省的活計,又是給安夫人您家女兒做生辰禮的,輕易馬虎不得,咱們不妨坐下來,慢慢說,細細談。”

安夫人“嗯”了一聲,聽得出有幾分不情願。

她輕瞥了眼薑安寧:“那你在這等我,晚些時候,我再過來同你詳說。”很是不尊重人的語氣。

安夫人同樣瞧了眼宋堯:“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,你這繡娘我要了,不許再給她安排其他活計,專心為我兒繡生辰禮。”

宋堯賠著笑,看薑安寧時,難免有些窘迫尷尬。

她和薑安寧,隻是合作,又不是從屬,人家接不接這活,根本輪不到她來做主。

安夫人看起來像是真有急事兒,也冇跟人多客套,步子匆匆的上了自家馬車。

“安寧,這份活計,你看……”

宋堯迫不及待的開口,想要說些好話,務求能勸人接下來。

“宋姐姐,你對這位安夫人熟悉嗎?”

薑安寧故作為難似的垂下眉眼:“我倒是願意接下這份繡活,就怕雇主……”

她似有所指:“平素什麼都不說,回頭到了交工的時候,又諸多挑剔,宋姐姐,你是知道的,我一向最怕麻煩。”

原來隻是擔心這些啊。

宋堯嗐了一聲,暗暗鬆下一口氣。

“我當然曉得,你性子恬靜,一向不願多與人攀扯,要不是足夠瞭解顧客的性格,我也斷不會把人往你跟前帶的。”

宋堯壓低了些聲音,四下看了看:“這位安夫人,看著是不太好相處,人也有些自視甚高。”

“可給錢還是很大方爽快的!”

說著,宋堯一臉八卦的興味:“就剛剛,她有個相好的過來,想入贅進門……”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