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2章 我有悔2

26

“花使,我要使用場外援助權,我要知道霍世明的具體位置。”

“一個世界隻有一次使用機會,你確定?”

“確定。”

一身普通裝扮的羅言站在帝豪會所的停車場,茫然無措地西處張望。

突然,她看見對麵車上下來一個人,目光突然變得驚喜,笑容滿麵地走過去,又帶著一絲卑微道:“王經理,王經理!

您好!

我是今天正式來報道的保潔,但是這停車場太大了,我迷路了,我能和您一起去員工通道嗎?”

王經理先是狐疑地看了她一眼,瞧她打扮普普通通,模樣也不出色,一臉老實的模樣,便下意識地以為她是來打工的家庭主婦。

“好吧,你跟我來。”

羅言萬分感謝地跟在她後頭,帝豪會所,老太太還在世時,她跟著她來過幾次,這王經理也見過幾麵。

電梯到達F3層,王經理隨手指了指左邊。

“保潔部,在那邊,你去那邊報道吧。”

“謝謝您,王經理!

我一定會好好乾的!”

羅言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,十分感恩地退了出去,她冇有去報道,反而溜進了更衣室。

更衣室有個大媽,看見來了個陌生人,一把攔住她。

“你是誰啊?

怎麼冇見過你?”

羅言立馬抬頭笑眯眯地看向她,語氣親切大方。

“姐,我是今天新來報道的。”

聞言,大媽放下了手,這姑娘看著也不像個壞人。

她轉頭看向鏡子,最後理理自己的衣服,似乎準備要出去,便隨**代了一句:“左邊掛著的衣服不要碰啊,那大姐今天請假,衣服昨天剛洗的,彆給她碰臟了。”

羅言眼神一亮,迅速低下了頭,嘴角的笑容有些控製不住。

“好嘞,姐。”

羅言推著個裝著大垃圾箱和各種打掃工具的推車,慢慢地在15樓認真尋找。

“按照接下來的劇情,霍世明不僅被人打了一頓,還要被霍家安排的人侮辱一頓,明天,各大新聞頭條就會出現霍世明在奶奶出喪之日流連花所的新聞,霍世明形象一落千丈,人人喊打。”

羅言盯著“5601”房號,心中暗自閃過一絲喜悅,終於找到了!

“言言,你,為什麼要救他?”

花使難得疑惑道。

羅言停下了手上的動作,垂眸望著金色的門把手,輕輕地歎了一口氣。

“羅言,是個善良的姑娘。”

打開門,一股血腥味撲鼻而來,霍世明安安靜靜地躺在偌大的金色地板上,一副悄無聲息的模樣。

他的臉他的衣服全是血,分不清哪些是他的哪些不是他的。

羅言下意識地看向他的腿,顫巍巍地拿出包裡的東西靠近他。

越靠近血腥味越濃,露出肉的地方全是大大小小的傷痕,她心裡害怕極了,卻還是壓製住自己的恐懼,緊急處理他身上的兩大傷口。

她隻有十分鐘的時間,必須要快!

快!

快!

不知道是不是心裡暗示的原因,她隱隱約約聽見遠方傳來的腳步聲,她心裡一橫,強大的意誌力在這一刻爆發出來,她迅速把他背起,放進箱子裡,逃離現場。

拐彎處,迎麵走來了一群男男女女,他們似乎停下來在商量什麼,看見了她,沉默了下來。

帶頭人似乎打量了她一眼,羅言麵上一臉怯生生的模樣,心卻提到了嗓子眼,彷彿下一秒就要跳出來。

好在,這目光並不長遠,淡淡地收了回去。

羅言如蒙大赦,暗中加快了速度,身後傳來若有若無模糊的聲音。

“你們幾個等他清醒後進去,好好伺候他,彆弄死他就成。”

羅言帶著他飛快地來到停車場,抱著他飛快進入早就準備好的車裡,然後迅速駕車,帶著他一路狂飆上高速,逃離了危險重重的霍家。

一個星期後,X市人民醫院住院部。

今日的陽光超級好,懶懶散散灑進了窗台。

霍世明清醒後的第一眼,便是窗外明媚的天空,美好到讓他有一瞬間忘記身上了痛苦。

第二眼便是站在床前抬頭首愣愣看著他的小胖子,白乎乎的奶糰子很可愛。

霍世明下意識對他勾起一抹溫柔的笑容。

“你醒了?”

霍世明抬眸尋找聲音的主人,羅言歪頭含笑地觀察他,目光溫柔如涓涓流水,悄無聲息地滋潤枯竭的靈魂。

他一下慌了神,猛地咳不停。

羅言連忙扶他起來,手輕輕地拍著後背,等了好一會氣息終於理順,他剛要道謝,胖乎乎的小手端著水杯遞到他麵前。

“給。”

圓圓有些費力地維持姿勢。

霍世明眼神閃過一絲暖意,哭笑不得接過水杯,分彆對倆人道謝。

羅言仔細觀察他的反應,詢問道:“醫生說你的大腦受傷嚴重,可能會對記憶有些影響。

所以,你現在記得你是誰嗎?”

她停頓了一下,帶著不可察覺的緊張:“你,記得我嗎?”

霍世明終於抬頭與她對視,他看向她的眼神除了陌生就是陌生,良久,他按住腦袋痛苦地閉上眼睛,他的腦海一片空白。

羅言連忙握住他的手,掌心的溫度源源不斷地傳向他,有些甚至跑到了心裡,他再次看向她,這次投向她的目光,認真且執拗。

羅言注意到他的目光,以為他在害怕,立馬勸慰道:“沒關係,沒關係。

現在想不起也沒關係,我還記得,我能告訴你。

其他事情過不了多久也會想起的。

你不用擔心,一切還有我。”

“你叫霍世明,我是你的朋友羅言。

前段時間你出事了,你的家人太忙了,特地委托我照顧你。”

羅言鬆開了手,拉著圓圓走上前,“他叫圓圓,我的兒子。

圓圓,向叔叔問好。”

圓圓不可思議地回頭看著自己的媽媽,眼神全是不解。

“媽媽,他不是我的…”“圓圓,聽話。”

羅言難得用嚴肅的語氣與圓圓說話,圓圓一下子懵了神,無意識地回了一句“叔叔好”。

霍世明溫和地點頭,伸出手輕輕地摸摸頭。

“你再休息一會,我先帶圓圓出去了。”

“媽媽,奶奶說過,他是我的,我的”,剛出門,小糰子就急急忙忙想要向媽媽解釋,渴望從媽媽那裡得到肯定的回覆。

羅言蹲下抬頭注視著他的眼睛,雙手握住他小小的肩膀,眼神認真堅定語氣嚴肅。

“圓圓,他不是。

他隻是你的一個叔叔。”

“媽媽,為什麼?”

為什麼?

羅言恍惚了一下,因為你是媽媽使了手段生下的,因為你的父母並不恩愛,因為你的出生不被期待。

羅言苦澀地笑了笑:“圓圓,他隻是生病了。

等他病好了,就會回到他的世界。

那裡有他愛的人,有愛他的人,有他想要的一切,我們不能自私地攔下他,你明白嗎?”

母子倆同時沉默了,圓圓是個聰慧過頭的孩子,她想他會明白的。

果然,圓圓冇有再說什麼,紅著眼眶低下腦袋,他似乎接受了一切。

羅言憐惜地摸摸他的頭。

“不過,這段時間,我允許你親近他。”

圓圓唰一下抬頭,眼睛睜得又大又圓,閃爍著強烈的目光。

羅言鄭重地點了點頭,手舉起來做了一個手勢。

“這是媽媽對圓圓小可愛的承諾。”

圓圓高興地飛起,白乎乎的臉上終於露出孩童般天真無邪的笑容。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