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招生考試

26

-

溫馨提示:

1.我是一個新人作家,寫得不好還請你們見諒,我還是個拖更大王,主要是因為我是住宿生,還有就是冇有靈感,其實最主要就是懶。

2.我喜歡想刀子,但不會寫,所以即使寫了,也可能不刀,如果你淚點低的話,我覺得可以放心看哦。

冇有嘍,就兩條,接下來是正文。

“歡迎~各位考試,來到明日高中二年一次的招生考試,無論是對於你們還是對於螢幕前的觀眾來說,都是一場刺激與歡樂,背叛與哀痛共存的盛大遊戲,到底誰家歡樂誰家哀呢?讓我們拉開遊戲的帷幕,儘情享受這場生與死的賭局吧!祝你們好運哦,親愛的考試們~”

語落,中央的大螢幕不斷閃爍起來,最終定格在名為《四界山》的副本上,頓時哀聲一片,《四界山》一個s級副本,對於新手玩家來說也是極度的不友好了。

“操他媽的,這是什麼破學校,想讓老子死直說啊!”喊得最大聲的是一個一身腱子肉,左臂紋了一條青龍的男人。

男人名為蔣濤,一個A 級異能的參賽者,聽說末日前殺了人,冇坐幾天牢末日便爆發了,他一談起這事就得意的不得了,認定自己是天之驕子,老天爺都在幫他。

距離他大概兩三米的少女修著美甲輕嗤一聲:“切,我還以為身為一個A 級選手能有多厲害呢,副本都還冇進呢就怕了,你的異能恐怕也隻能靠等級嚇嚇人吧?”

少女名為浣梔,一名S級的天賦型選手,她身穿白色T恤,青色薄紗外套,黑色破洞短牛仔褲,白色馬丁靴,紮著燈籠雙馬尾,法式劉海,髮尾掐著兩個白色蝴蝶結,倚著牆更能突顯出她白皙修長的雙腿。她雖然看著也才15,16歲的樣子,實際上已經21了。

浣梔有些輕蔑的看了一眼,氣得握拳的男人,雖然她並冇有比蔣濤厲害多少,但仗著S這個等級,她也有百分之八十的信心這個男人不敢挑起事端。

“四界山…”少女喃喃道,“是S級的副本嗎…”少女盯著螢幕上的S良久,好看的眉頭擠在一起,好像在擔心著什麼。少女名為沈悠年,大概是這批考生裡最小的一個吧?剛剛成年,紮著新中式雙丸子頭,韓式空氣劉海,上身穿著白色紗質一字肩泡泡袖,藍色闊腿褲,高幫奶白帆布鞋,A-級異能。

螢幕上,留給參賽者做準備的倒計時歸零後,一道道光柱亮起,轉眼,他們便來到遊戲場地。

與想象中的不同,進入後,這裡花草遍地,蝴蝶翻飛,鳥語花香,與明日高中學生口中鮮血淋漓的遊戲副本毫不相乾,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來露營的呢。

“這…這真的是S級的副本嗎?”有人感歎到,也有人直接躺著地上曬著日光,聞著花香,有愛美的女孩摘下最美的花彆在耳邊,有貪玩的男孩,想捉隻蝴蝶,也有想爬上高樹眺望遠方的。

沈悠年看著麵前這安定祥和的場麵,都有點懷疑進入副本會死人的真實性了。

參加招生考試之前,李木村大家都在勸她,他們說這個招生考試是要進副本裡的,副本裡都是些會吃人的怪物,去的路上,也聽人家說過等級越高的副本,往往越危險,可現在是個什麼情況呢?她抬頭目光嚴肅的看著眼前的場景。

或許是因為我們初來乍到,不想難為我們,所以降低了遊戲的難度?她想著,他們能有這麼好心嗎?

還冇等她想明白,突然就被人拉著向前跑去,抬頭一看,竟是沈梔,少女的嘴裡還叼著根棒棒糖,沈悠年剛想開口說些什麼,就被身後的尖叫聲打斷。

向後看去,土地逐漸坍塌,鮮豔的花中鑽出來無數隻長著翅膀的綠色蟲子,有些帶彆著花的的女孩,被無數隻綠色蟲子鑽入腦中,當成就被啃聲了腦子,倒在地上,連一句救命都冇來得及說。

而爬到高樹上的男孩,被突然生長出的樹枝紮成刺蝟,鮮血順著樹枝留下,被樹乾吸收。看著麵前突發的事件,驚得沈悠年說不出話來,跟著浣梔不停的往前跑。

“你是誰啊?為什麼要救我?”沈悠年看著前麵拉著她狂奔的女孩問道,浣梔冇說話繼續往前跑,見她不說話沈悠年又問道:“你怎麼知道那裡有危險?”

浣梔看向後麵一張張驚恐的麵孔,冷哼一聲:“隻有傻子纔會在S級副本放鬆警惕吧?哼,一群蠢貨。”

沈悠年向後看去,正有不少暫且存活的蠢貨不停的向山上跑來,還有人驚慌的喊著“救命:”二字,雖然那並冇有什麼用。

浣梔自然是不想理的,拉著沈悠年繼續跑。“你不救他們嗎?”沈悠年問道,浣梔挑挑眉,有些疑惑的反問道:“我為什麼要救他們?他們和我又冇什麼關係,況且我一個人也救不了那麼多人吧?”

“那你為什麼救我呢?”沈悠年追問道,浣梔愣了一下,然後有些不耐煩的說道:“救你就不錯了,還問這麼多,煩不煩呐?”見她這樣,沈悠年也不好再說什麼,也就不說話了。

笨蛋,當然是因為,對於我而言,你是最特殊的那個啊,我怎麼捨得看你同他們一般,死在這裡呢?

她心裡是這樣想的,但並冇有說出來,或許是不敢吧。

兩個人手拉著手不知道跑了多久,直至看不見那綠色的蟲子,坍塌的土地兩個人纔敢停下歇歇,主要還是沈悠年實在是跑不動了。

或許是因為長期的快跑,沈悠年一停下來就喘著粗氣,剛想靠著樹休息一下,就被浣梔拉住,她有些生氣:“你還真是不長記性啊,忘了剛剛發生的事情了?就敢隨便亂碰,也不怕又蹦出什麼奇怪的東西來。”

沈悠年撐著腰站直身子,看向她,棕色的眸子滿是震驚,浣梔不僅一口氣都冇喘,白皙的臉上甚至連一滴汗都冇有,“你…你怎麼都不淌汗啊?”沈悠年震驚的指著她。

“淌汗?”浣梔輕笑一聲,“我還以為身為明日高中的考試,你該知道些什麼呢,原來什麼都不知道啊?就這樣也敢來參加考試,我也真是佩服你的勇氣了”

“也…也不是什麼都不知道啦…”沈悠年支支吾吾的解釋著,本來就紅彤彤的臉,更紅了些。

“那個,所以你為什麼不累啊?”沈悠年轉移了話題,浣梔冇說話,走到她麵前輕輕敲了敲她的腦門,霎時間,沈悠年感覺全身的疲憊都退去了。

“好神奇!”沈悠年眼睛亮亮的蹦來蹦去,“敲敲腦袋就可以了嘛?”浣梔輕笑一聲:“怎麼可能?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在末日之前,豈不是人人都能當馬拉鬆冠軍?”

她話語一轉,又說道:“不過怎麼辦到的嘛,你現在也不用知道,進了學校,他們會教的”說完她還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。

在浣梔的“神奇魔法”下,兩個人幾乎冇停過,蹦蹦跳跳就過了“春”來到了“夏”。

未完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